唐代诗人: 黄檗禅师 李涉 杨巨源 唐宣宗李忱 武元衡 | 宋代诗人: 刘著 沈蔚 钱公辅 李格非 司马光 | 清代诗人: 张维屏 曾国藩 李毓秀 顾炎武 彭端淑

扁鹊见蔡桓公

  扁鹊见蔡桓公,立有间,扁鹊曰:“君有疾在腠理,不治将恐深。”桓侯曰:“寡人无疾。”扁鹊出,桓侯曰:“医之好治不病以为功!”

  居十日,扁鹊复见,曰:“君之病在肌肤,不治将益深。”桓侯不应。扁鹊出,桓侯又不悦。

  居十日,扁鹊复见,曰:“君之病在肠胃,不治将益深。”桓侯又不应。扁鹊出,桓侯又不悦。

  居十日,扁鹊望桓侯而还走。桓侯故使人问之,扁鹊曰:“疾在腠理,汤熨之所及也;在肌肤,针石之所及也;在肠胃,火齐之所及也;在骨髓,司命之所属,无奈何也。今在骨髓,臣是以无请也。”

  居五日,桓侯体痛,使人索扁鹊,已逃秦矣。桓侯遂死。

标签: 初中文言文  寓理   故事

  《扁鹊见蔡桓公》译文

  扁鹊进见蔡桓公,在蔡桓公面前站了一会儿,扁鹊说:“您的肌肤纹理之间有些小病,不医治恐怕会加重。”蔡桓公说:“我没有病。”扁鹊离开后,蔡桓公说:“医生喜欢给没有病的人治病,把治好病当作自己的功劳!”过了十天,扁鹊再次进见蔡桓公,说:“您的病在肌肉里,不及时医治恐将会更加严重。”蔡桓公不理睬他。扁鹊离开后,蔡桓公又不高兴。

  又过了十天,扁鹊再一次进见蔡桓公,说:“您的病在肠胃里了,不及时治疗将要更加严重。”蔡桓公又没有理睬。扁鹊离开后,蔡桓公又不高兴。

  又过了十天,扁鹊远远地看见桓侯,掉头就跑。蔡桓公特意派人问他。扁鹊说:“小病在皮肤纹理之间,汤熨所能达到的;病在肌肉和皮肤里面,用针灸可以治好;病在肠胃里,用火剂汤可以治好;病在骨髓里,那是司命神管辖的事情了,大夫是没有办法医治的。现在病在骨髓里面,因此我不再请求为他治病了。”

  过了五天,蔡桓公身体疼痛,派人寻找扁鹊,这时扁鹊已经逃到秦国了。蔡桓公于是病死了。

  《扁鹊见蔡桓公》注释

  扁鹊(què):战国时医学家(前407年—前310年)。姬姓,秦氏,名越人,渤海郡鄚(mò)(今河北任丘市)人。由于医术高明,被认为是神医,所以当时的人们借用了上古神话的黄帝时神医“扁鹊”的名号来称呼他,以此表达对他的尊敬。

  蔡桓公:本文所谓的“蔡桓公”,据考证应该是战国时期田氏代齐以后的第三位齐国国君,因迁移国都至河南上蔡被称为蔡桓公,谥号为“齐桓公”,史称“田齐桓公”或“齐桓公午”,本名田午。

  立:站立。

  有间(jiān):一会儿。

  疾:古时‘疾’与‘病’的意思有区别。疾,小病、轻病;病,重病。

  腠(còu)理:中医学名词,指人体肌肤之间的空隙和肌肉、皮肤纹理。

  恐:恐怕,担心。

  寡人:古代君主对自己的谦称。这个词的用法比“孤”复杂些。君王自称。春秋战国时,诸侯王称寡人。在文中译为“我”。

  医之好治不病以为功:医生喜欢给没有病的人治病,把治好病当作自己的功劳!好(hào),喜欢。(另解:好(hào),习惯。医生习惯治疗没有发作的疾病来当作自己医术的功效。读法:医之好治不病以为功。医,医生。之,用于主谓之间,取消句子独立性,不译。好(hào),习惯。治,医治。不病,没有病。(自古上工治未病。)以,以之,用以。为,作为。功,功绩,成绩。)

  肌肤:肌肉。

  将:要。

  应:答应,理睬。

  居:用于表时间的词语前,表示已经经过的时间。

  居十日:待了十天。居:用在表示时间的词语前面,表示经过的时间;停留,经历。在文中译“过了”。

  益:更,更加。

  望桓侯而还(xuán)走:远远地看见桓侯,掉头就跑。还,通“旋”,回转,调转。走,小步快跑。

  故:特意。(另解:于是。)

  汤熨:汤熨(的力量)所能达到的。汤熨,中医治病的方法之一。汤,用热水或药水敷治。这个意义后写作“烫”。熨,用粗盐或艾草等东西外用热敷。

  及:达到。

  针石:古代针灸用的金属针和用砭石制成的石针,这里指用针刺治病。

  火齐(jì):火剂汤,一种清火、治肠胃病的汤药。齐,调配,调剂。这个意义后写作“剂”。

  司命之所属:司命神所掌管的事。司命,传说中掌管生命的神。属,隶属,管辖。

  无奈何也:没有办法了。奈何,怎么办,怎么样。

  臣是以无请也:我就不再请求给他治病了,意思是不再说话。无请,不再请求。是以:以是,因此。(另解:请,询问。)

  使:指使,派人。

  索:寻找。

  遂(suì):于是,就。

  《扁鹊见蔡桓公》赏析

  《扁鹊见蔡桓公》是战国时期思想家韩非子创作的一篇散文。此文讲述了蔡桓公讳疾忌医,最后病入骨髓、体痛致死的寓言故事。意在告诫世人特别是为政者,应该勇于正视现实,直面个人灾难、社会危机,及早采取救治措施。作者在阐释道理、叙写过程中,赞颂了扁鹊之神智而鞭挞了蔡桓公的固执、愚顽,简单的语言传达,无繁复累赘,无咬文嚼字,实为佳作。

  从首句到“医治好治不病以为功”,交待了故事发生的地点、原因和主要人物,点出了桓侯“讳疾忌医”的主题。文章以“扁鹊见蔡桓公”一句交待了故事的两个主要人物:扁鹊姓秦名越人,医术高超;蔡桓公即下文所称的桓侯,是当时蔡国的国君。扁鹊首次指出桓侯患有疾病,不过此时病症还停留在表面,加以治疗就能防止其恶化。“立有间”三字不仅简明扼要地写出了扁鹊对病人的诊治过程,还表现了扁鹊高超的医术——仅凭片刻之间的观察,就能指出症结所在。桓侯对扁鹊的警告不以为意,甚至认为他不过是沽名钓誉之辈。桓侯否认自己有病,并认为医生都喜欢治疗那些原本健康的人,以此来当做自己的功劳。

  从“居十日”至“桓侯又不悦”,承接上文,故事情节得到进一步发展扁鹊十日后再次觐见桓侯,他说桓侯的病情已经深入肌肤,如不加以治疗,将深入身体内部。但是桓侯对扁鹊的话仍然置之不理。“复见”、“居十日”交待了桓侯病情深入的过程,扁鹊没有放弃劝谏桓侯,体现了医者父母心的负责态度。“君之病在肌肤”一句印证了前文“不治将恐深”的推断。尽管扁鹊善言劝诫,但桓侯还是不予理睬,甚至表示出不满。

  又“居十日”,桓侯的病从肌肤发展到了胃肠,扁鹊的论断进一步得到验证,如果不加以治疗,病情将会持续加重。但扁鹊劝说桓侯依然无果,桓侯对他三番五次指出自己身体患有疾病感到不悦。桓侯患疾渐深,渐入不治之境,这一情节为下文的转折做好了铺垫。

  第四段是故事的高潮,也是情节急转的开始。扁鹊远远望见蔡桓侯,转身就走,这一幕情景使文章陡生紧张感。扁鹊一改之前耐心进谏的态度,说明桓侯的病已经无药可救。桓侯见扁鹊“还走”,十分不解,让人前去询问,扁鹊道出桓侯患病的各个发展阶段,及其相关治疗方法:病在表皮时,热敷即可治疗;病在肌肤,针灸可以治疗;病在肠胃,汤药可以治疗。而现在,病已深入骨髓,是“司命之所属”,就连扁鹊也无可奈何。

  故事最终结局是桓侯不治而亡、扁鹊逃秦。情节到此戛然而止,却给读者留下了广阔的思考空间。文章揭示了防微杜渐的道理,抨击了统治者迁怒和诿过百姓的丑恶行径。

  此文以桓侯病情发展为主线,结构流畅紧凑、跌宕有致,逐步将说理推进。作者采用三迭式手法,通过描写扁鹊的多次谏劝深化了主题。另外,扁鹊的反复劝说与桓公不以为意的态度形成鲜明对比,不费矫饰之功便刻画出人物的不同特点:扁鹊尽心负责、医术高明,而桓公骄横自大、不知变通。

  《扁鹊见蔡桓公》故事哲理

  1.有病要及时医治,以免耽误病情。

  2.要正视自己的缺点与错误,不能拒绝批评帮助,要防微杜渐。

  3.要自我反省,自我批评,及时改正调整,修正自己。

  4.善于批判主观猜忌,知道拒绝忠告的危害。

  5.体现了中医“治未病”的思想。

  6.对待自己的缺点、错误,也要像对待疾病一样,决不能讳疾忌医,而应当虚心接受批评,防患于未然。若一意孤行,后果则不堪设想,要在适当的时候听取他人的意见,防微杜渐,对症下药,及时医治。

  7.要听取他人的建议,不要自作聪明。

  这篇故事选自《韩非子·喻老》,题目是后人加的。内容带有劝喻型性。文章以时间为序,以蔡桓公(桓侯)的病情的发展为线索,通过扁鹊“四见”的局势,通过记叙蔡桓公因讳疾忌医最终致死的故事,阐明一个道理:不能盲目相信自己,不能讳疾忌医。同时给人们以启迪:对待自己的缺点、错误,也像对待疾病一样,决不能讳疾忌医,而应当虚心接受批评,防患于未然。告诫人们要正视自己的缺点和错误,虚心接受别人的意见。

  全文叙述生动,条理清晰。刻画的两个人物形象简洁、传神。以时间为序,写扁鹊与蔡桓公的四次见面,又传神地再现两人见面时不同的神态、语言和性格,突出扁鹊慧眼识病,尽职尽责,敢于直言,机智避祸,和桓公的骄横自负、讳疾忌医。结尾,扁鹊不得不逃亡,暗示了专制君主统治下的残暴。文中深刻揭示了及时医过,防微杜渐的道理,颇能引人深思。

  《扁鹊见蔡桓公》文言知识

  一、一词多义

  居

  居五日  (止,停) 

  面山而居   (居住)

  故

  桓侯故使人问之   (特地) 

  公问其故  (原因) 

  之

  医之好治不病以为功(主谓之间取消句子独立性 )  

  君之病在肌肤(的) 桓侯故使人问之(代词,指代扁鹊还走的原因) 

  针石之所及也(助词,不译)

  宋何罪之有(宾语前置的标志,可不译)

  已而之细柳营(动词,去,到,往)

  间

  立有间(一会儿)

  中间力拉崩倒之声(夹杂)

  又何间焉(参与)

  属司命之所属(管辖)

  有

  良田美池桑竹之属(类)

  属

  予作文以记之(“属”通“嘱”,嘱咐)

  二、通假字

  1、扁鹊望桓侯而还走(“还”通“旋”,回转、掉转)

  2、汤熨之所及也(“汤”通“烫”,用热水焐)

  3、火齐之所及也(“齐”通“剂”,药剂)

  三、词类活用

  1、汤熨之所及也(名词作动词,用热水焐,用药热敷)

  2、针石之所及也(名词作动词,用针灸治)

  四、古今异义

  1、十日

  古义:止、停今义:居住

  2、扁鹊

  古义:再一次今义:重复

  3、不治将

  古义:更加今义:有益的

  4、是以无

  古义:询问今义:邀请

  5、扁鹊望桓侯而还

  古义:跑今义:行走

  6、使人扁鹊

  古义:寻找今义:线索

  7、君有在腠理

  古义:小病今义:疾病

  8、桓侯使人问之

  古义:特地今义:事故

  9、 以为

  古义:把…作为今义:认为

  五、特殊句式

  1、医之好治不病以(之)为功   (省略句) 

  2、使人索扁鹊,(扁鹊)已逃秦矣  (省略句) 

  3、疾在腠理,汤熨之所及也   (判断句,“也”表判断)

  《扁鹊见蔡桓公》创作背景

  战国时代是群雄并立,战乱频繁的年代,也是人才辈出学术思想空前活跃的年代。诸子百家为了宣扬自己的主张纷纷著书立说、聚众讲学。“时代造英雄”,这样的时代要求当时的作家的著作逻辑严谨,精心选材,说理透彻,令人信服。《韩非子》即是其中的优秀代表,在《韩非子》中,《解老》、《喻老》两篇是道家经典《老子》的重要注解与阐释著作。韩非子曾以“欲制物于其细”的观点,借用历史故事和民间传说,重新阐释了《老子》中“天下之难事必作于易,天下之大事必作于细”这一哲学命题,文章集结于《韩非子·喻老》,在剔除老子哲学消极玄虚的弊病的基础上,注入了新的内容,进一步发展了其朴素辩证法。

  《扁鹊见蔡桓公》即出于《喻老》篇,是为讲述扁鹊为蔡桓公多次“诊病”而蔡桓公却多次“忌医”的故事,在轻松的叙述中渗透生活哲理。

热门推荐